设为首页
      六合在线网
        关于我们
          新闻动态
            产品展示
              六合在线网
                工程案例
                  在线留言
                    联系我们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终
                        真正水平高的人捧人的
                        六合在线网本身就是一
                        善良待人是六合在线网
                          主页 > 新闻动态 >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终将回到自己的生活轨道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日期:2017-08-16 15:38  
                         
                          
                          爱的最后,有没有一种是相濡以沫
                          
                          爱的最后,剩下的或者是微笑成全,亦或者是痛苦遗憾,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是相濡以沫?
                          
                          一
                          
                          火车从最南到最北飞奔,穿过河流穿过村庄、穿过丘陵穿过平原,从烈日炎炎到烟雨江南直至漠漠北方。
                          
                          曦月坐在过道临窗的位置,她一手抱着自己,一手托着脸,眼睛盯着窗户外,看那从远而近继而又远的风景,那看被放大又被缩小的白杨,她不知道以前或者以后有没有她这样的傻女孩,能一下午不言不语,并维持同一个姿势看窗外那些被千万人忽视或者也被千万人欣赏过的一逝而过的景。
                          
                          曦月不知道有个人也在她背后偷偷看了她一下午。中午快餐吃了后,宋慈原本意兴阑珊的背靠在自己下铺的被褥上,听那激情四射的DJ,感官上的刺激也能给这枯燥的坐车带点乐趣;宋慈是从上海站上车的,他是西安人,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上海,进入一家电脑公司,从事编程工作,从最初的小职员到现在的部门总管,他花了4年时间,按老板的原话说:这小伙不仅人长的帅,而且聪明好学肯干,前途不可限量。
                          
                          姐姐每次听宋慈转达老板的原话都不忘咕哝一声:“你老板还应该再加两句,一你小伙忠厚老实;二你小伙有情有义、死心眼。”
                          
                          宋慈听了总是笑笑:“姐,你这话有损人的味道,但是我把它当作你是对你弟弟的夸奖!”
                          
                          姐姐忍不住翻白眼,然后用一副朽木不可雕的眼神睥睨他:“你傻啊、你。别的公司三番五次来挖你,而且待遇福利比你这家公司好多了,你咋就一榆木疙瘩呢???是,你现在老板是会夸你是会赏识你,但是那有什么用呢?能当房还是能当粮?他咋就不能再给你加点工资呢?你看你,都27的人了,可现在还没有女朋友,现在还租住在那蜗居。咱爹娘可电话我不少了,要你赶紧给他们找个媳妇带回家,他们二老可想抱孙子了。。。”
                          
                          “姐、姐、”宋慈双手举头讨饶:“其实我今天来本来是想告诉你,我老板在下午的会议上决定分我一套房、并且给了我公司百分之五的股份,然后给我15天的休假,犒劳你弟弟这段时间的辛苦劳动。我已买好明天去哈尔滨的火车票,到那好好的去放松下,我来特地告诉你声。”
                          
                          啊。。。姐姐半天没有反应过来“你老板对你这么好啊?”
                          
                          “切,那是你弟弟能干”
                          
                          “你老板给你房子还给你股份,是不是看上你,听说你老板女儿还没有嫁人,听说你老板女儿刚国外留学回来,他们是不是准备想招你做女婿啊?”
                          
                          “姐、、、”宋慈现在是汗、狂汗、阿富汗、成吉思汗、西伯利亚汗、汗的不能再汗了。
                          
                          “哎,弟弟,我可跟你说了,你要跟你老板说,你可不做上门女婿,我们老宋家就你这根独苗啊,还得要你传宗接代呢、、、但是做上门女婿也行,第一个孩子可得姓宋,,,;'
                          
                          在确定自己没有晕倒,还能走路,宋慈决定赶紧脚底抹油,不然他保证自己明天肯定不能赶上去哈尔滨的火车。
                          
                          “姐,你慢慢幻想,我先回家整理东西,明天我还要赶早坐车,哦,对了姐夫快下班,你还不烧饭啊。”
                          
                          于是火烧屁股般逃进电梯,把姐姐那句“你不在这吃饭啊?”关在电梯门外。
                          
                          这姐啥都好,就是爱心太充盈,但是偏姐夫这个地道上海男人偏生爱极了姐姐的爱心,每当姐姐对他爱心泛滥的时候,他就一副受用和陶醉的贱摸样。所以每次宋慈都是微笑进他们门,然后呕吐着回家。
                          
                          二
                          
                          曦月不知道宋慈在她背后注视了她一下午,她独自在自己的思绪里,独自在自己的泪眼朦胧里。
                          
                          在这趟旅程开始之前,她是广州一家外资企业一名白领,每天朝三晚五辛苦的给老板赚钱,偶尔也加加班,当然收入也是可观的,也曾不咸不淡的谈过几次恋爱,但是都因为对他们不来电,所以每次恋爱都无疾而终。
                          
                          其实公司里暗恋曦月的小伙不少,甚至她的主管上司也总无事献殷勤,每次部门大姐都热心提醒曦月别错过好姻缘,甚至也给她介绍外面的帅哥款哥,但是曦月都是一笑置之,婉言谢绝;感情这事不是一厢情愿就能成的。所以公司里人都在猜到底谁会入曦月的法眼,谁会是曦月的真命天子。
                          
                          其实曦月这次有了真爱的人,凌海比曦月大三岁,剑眉星目,外表俊朗。是一家大型企业的独门公子,难得的是他身上没有一般公子哥的骄气,他待人恭谦有理,而且为人低调;大学毕业后他在自家公司里从底层开始,现在已经是公司副总,他的能力是有目共睹的,而且眼光独特长远。
                          
                          曦月和凌海的相识缘于一场读书会;在这之前,他们都是这家书友会的会员,那天刚好是书友会举办的联谊会,于是曦月和凌海就这样遇上了。来自广东省各城市的会员大家齐聚一堂,品茗听歌、交流各自喜欢的书籍和精彩书评。场面热闹,气氛温馨曦月和凌海刚好是同一桌,不知是谁开头点评起金庸先生的《神雕侠侣》,然后问了大家一个问题:如果有下辈子,你愿意做神雕里面哪个人物?然后让大家把自己的回答写在纸上,并说明为什么。
                          
                          等大家把回答摊在桌子上的时候,曦月发现凌海和她的回答是一样的,都选择了下辈子做郭襄!曦月在纸上写道:爱的最后,除了微笑成全,或者也有痛苦遗憾,但是更有种可能是相濡以沫,我相信下辈子的郭襄有可能是和爱的人相濡以沫。
                          
                          凌海在纸上写道:因为爱,所以用力爱!
                          
                          因为爱,所以用力爱!曦月在心里默念一遍,抬头看凌海,却发现对方正注视着她,眼神专注而炙热,里面仿佛有颗火苗在跳动。曦月心里微微的颤了下,有种莫名的情绪在蔓延。
                          
                          或者这就是一见钟情。当曦月和凌海热恋的时候,彼此相互凝视微笑。
                          
                          但是和凌海相恋后,曦月才知道,这却是痛苦的开始;他们的爱注定没有结局。。。
                          
                          原来凌海在认识曦月前,已经有个谈婚论嫁的未婚妻,对方是他一起青梅竹马的玩伴,双方父母是世交且门当户对。
                          
                          “曦月,我以为我爱她的,可是认识你后,我才知道我对她不是男女之爱,但是可笑的我原来却认为我这辈子只会爱她一个人;曦月你知道吗?我们甚至都已经讨论明年结婚日期,而我父母都已经准备做爷爷奶奶了。。。可是曦月,我现在却只想和你天长地久,渴望拥有你。。。曦月,我是不是很坏,我是不是对你对她都很残忍,对你们都不公平。。。曦月、曦月,我该怎么办?”凌海痛苦的揪着自己头发,把曦月拥在怀里,颤抖着声音。
                          
                          “人生自是有情痴,此恨不关风与月,凌海,我只知道我爱你,我只知道现在和你在一起,以后的事情我不去考虑。假如你真要选择的话,我会离开,祝你们幸福”曦月喃喃的说道,心里却痛如绞。
                          
                          那段是幸福的要溢出来的日子,两个人的足迹踏遍城市的角角落落,看日出看日落,看云卷看云舒,数车水数马龙,谈天说地,品今论古,品书籍,说国事,唯独不谈家事!每一天都像是新生,每一天都像是明天就是世界末日,把快乐尽情的挥洒、透支,曦月每天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害怕这种幸福天亮醒来就烟飞云散了。
                          
                          而凌海呢,其实心里也不好受,很多次拥抱着曦月的时候,心里都很有愧疚感,恨自己自私:明知道自己给不了曦月未来,可是却对她依然舍不得,放不下,纠缠不清,让彼此越陷越深。未婚妻也感觉了凌海这段时间的变化,她发现每次凌海和她说话的时候,说着说着就走了神,而且对她也越来越不耐烦,她不主动电话短信他,凌海就一点音信也没有;可是面对她泪眼婆娑的询问,凌海又说不出个所以来,每次都敷衍回答:工作太累,压力大的缘故。
                          
                          未婚妻来办公室渐渐勤了起来,有时候一坐就是一下午,然后等凌海下班一起走,对此凌海除了无可奈何就是心急如焚,因为未婚妻在,他不能随心所欲和曦月电话短信,他也知道曦月肯定会胡思乱想,但是他又不能赶未婚妻走,父母可是早说了,等他们结婚后公司就归他们两管理,然后老两口就云游四方了;所以未婚妻天天来办公室,父母是看在眼乐在心的,仿佛已经能预见小两口婚后夫唱妇随,琴瑟和谐,公司越来越红火了。
                          
                          曦月对于凌海的为难是知道的,因为凌海和她相恋以来,从没有瞒过她什么事,包括未婚妻;所以她只能一次次在网上和凌海黯然神伤:早知如此折磨人,何若当初不相知。然而感情一事又岂是能放下就放下的?所以很多次曦月都说“不管以后如何,我只想现在拥有,我只要现在和你在一起的分分秒秒”。
                          
                          凌海除了难过就是愧疚,他看见曦月的个性签名:遇见你我变得很低很低,一直低到尘埃里去,但我的心是欢喜的。并且在那里开出一朵花来。傻曦月,他说:你不要这样卑微,你应该是骄傲的;傻曦月,他又说:其实我不值得你这样爱;傻曦月,我该怎么办,想爱的不能爱,能爱的却不想爱;傻曦月,恨不相逢正当时;傻曦月,若有下辈子,我们都要趁早,早在我刚出生,你也刚出生;
                          
                          三
                          
                          凌海的婚期近了,他对曦月说:我这辈子注定负你了,我可以不顾一切抛下所有和你一起走,但是我抛不下父母,我抛不下责任;假如我们真的在一起,我也会内疚一辈子,这样对你不公平;曦月你是个好女孩,你值得所有人珍惜,你会有个呵护你一辈子的人,但那个却不是、、、我,曦月、曦月忘了凌海吧,忘了那个混球吧;对不起我要食言了:我不能陪你看晨起日暮、细水长流,不能陪你走山川田野、春夏秋冬了;
                          
                          是的。曦月流泪:当初执手之人,未必就是偕老之人;在你人生的旅途中,我或者就是那路边的野花,曾经绚烂了你的眼眸,但却非是陪你看风景之人。那么凌海,再见、、、不,是再也不见、、、
                          
                          只是他日你和别人举案齐眉的时候,可否还会想起我,想起我们的如花美眷,想起我们的燕语呢喃;
                          
                          或者一切都将如桃花,终将飘向红瓦,撒于黄土,埋于青冢中。。。
                          
                          四
                          
                          曦月走了。她辞了工作,买了去杭州的火车票,曾经的梦想那么就由她一个人来实现,带着心中的凌海。她想我要走遍以前和凌海说过的那些山山水水,我要看遍那些世界的繁华,只为那个人,那些话。
                          
                          临行前,她终究没有忍住给凌海发了短信:我将走遍天涯,看看那于我们世界的繁华。
                          
                          泪一滴滴滴在手机屏上,那句于心千万次的渴望终于还是发了出去:在我走的这几天,我想天天听见你的声音,一声也好,这样与我心安。
                          
                          凌海很快回来短信:曦月,我知道你是最棒的;去吧,去看看风景,替凌海看看;在外照顾好自己,我会电话你的。
                          
                          五
                          
                          曦月无数次的看手机,她现在坐在杭州去哈尔滨的火车上。
                          
                          广州到杭州后,她在杭州呆了两天。第一天她去了灵隐,在释迦摩尼佛祖前虔心跪拜,她双手合十,无求无欲,她想佛祖定能明白她这个凡夫俗子的求与欲;然后她绕着整个灵隐寺走一天,听梵音静心,看香烛袅袅,观游人如织。
                          
                          快下班的时候,凌海给曦月打了电话,问了曦月在哪,然后叫曦月好好玩,照顾好自己,看似关心却空洞的话。
                          
                          第二天曦月绕西湖走,看断桥残雪,看柳浪闻莺,看苏小小墓;在苏小小墓前,抚摸着圆圆的墓塚,念着慕才亭挂的12副楹联:“桃花流水杳然去,油壁香车不再逢”、“金粉六朝香车何处,才华一代青冢犹存”、“灯火疏帘尽有佳人居北里,笙歌画舫独教芳冢占西泠”、“几辈英雄拜倒石榴裙下,六朝金粉尚留抔土垄中”、“千载芳名留古迹,六朝韵事着西泠”,看身边车水马龙,宛若苏小小在世的繁华,她不禁痴了。一代名伶在西湖西泠桥畔安息,任风任雨。
                          
                          那天很迟凌海都没有电话来,到下午快5点的时候,曦月忍不住打了电话给凌海,她知道凌海5点就下班,然后肯定会和未婚妻一起。
                          
                          “喂,在干嘛呢?”曦月在电话里轻轻的说
                          
                          “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那么很吵,电话里凌海陌生而又客气。
                          
                          曦月呆了一下,然后默默挂了电话,她知道凌海是故意的,他会这样说,说明他现在不方便,办公室里那么多人声,说明他家人他未婚妻都在。她始终是局外人,既然已经准备放下,但为什么还是要听他的声音?曦月不禁万分痛恨鄙视自己。
                          
                          晚上一点胃口也没有,曦月潜意识里总以为凌海会电话来或者来个短信解释下,可是直到隔天上了去哈尔滨的火车,凌海还是一点音讯也没有,手机默默的瘫在曦月的手心,映出曦月黯然的神情。
                          
                          火车一路往北,停了一站又一站,上上下下那么多人,或者每个人都是过客,但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方向。曦月暗叹,除了自己是游魂。
                          
                          她一直看窗外的风景,但是其实一点也没有入目,眼前掠过的却是自己和凌海那隔了千山万水的过去,音貌犹在,人却已天远地远。
                          
                          她不知道自己坐在过道临窗的位置多长时间,她也不知道有多少探究的目光在她背后好奇。
                          
                          她盯着手机,把那熟烂于心的号码一次次打上一次次删掉,凌海、凌海,你在忙什么,难到你忘记答应我的话吗?
                          
                          难道你只为博得眼前人笑就忘记旧人哭了吗?还是你太忙,忙的你发个短信的时间也没有?
                          
                          凌海、、、、凌海、、、、
                          
                          时间一分分过去,我的心一点点往下沉,凌海在我心里那么重,曦月在你心里那么轻、那么轻、、、曦月看着手机,看手机提示今天一天凌海工作的时间又结束了,可是他还一点消息也没有,没有电话,没有短信;她泪流满面,把心中万般委屈万般痛苦发给了凌海。
                          
                          没想到凌海倒是很快就回了信息:曦月,你太让我失望了!原本以为你出去走走,能忘记一切,原本希望你出去玩能开开心心。我这两天不电话你就是希望你能明白我们不在是恋人了,可是你还是这样,你这样只会让我连起码的朋友关心也不能够。我不会电话你了,希望你在外好好照顾自己,好好想想。
                          
                          心仿佛被千刀凌迟,曦月想笑,但是泪却先奔流出来。
                          
                          凌海,曦月紧紧的咬着嘴唇,嘴里有血的味道,她感觉全身的血管都要贲烈。原来一直是我一厢情愿,原来我一直是那么贱,可是凌海,我爱你,那是我的事情,你不该把我的爱高高抬起然后又狠狠践踏在脚下。我不知道你是故意说这样绝情的话还是你心里真实的想法,你都不该这样对我、不该这样说我;哪怕我再卑微,可是骨子里我也是有自尊的。你不能这样伤害一颗爱你的心。
                          
                          凌海,其实我只是要求听你这几天的声音而已,等你们结婚了,我会永远永远消失,再也不会出现在你们的生活里,我会祝福你们,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那天你要答应我,然后又这样来对待我,难道你心里就真的把我们的以前的感情抹的一干二净了吗?
                          
                          爱情的最后往往都是痛苦的多,而幸福在一起的却是冰山一角了,我或者就是前者。如此凌海,我会把你从心里一点一点的挖去,这样你再也不会来伤害我、也伤不到我;那么我的生命中终能不曾有你!!
                          
                          六
                          
                          宋慈盯着窗前枯坐的曦月,在他打算给曦月打上人体化石标签的时候,突见曦月转身准备站起来。可能是因为坐太久,腿麻了的缘故,曦月一个踉跄,下一秒已有一双温暖的手扶住了她。
                          
                          “谢谢”曦月抬头,只见一个年龄和她相仿的男子正关心的注视着他。目光清澈,棱角分明。
                          
                          “你好,我叫宋慈,小姐你没事吧?”低沉的嗓音,很有磁性,给人心安的感觉。
                          
                          “我叫曦月。谢谢你,我没事,可能坐时间长,血液循环不好,一会就好了”曦月低声道谢,声音里还有浓浓的鼻音,宋慈猜她可能刚哭过。眼睛很亮里面还有一湾水,皮肤很白,应该是惨白。整个人没有一点生气,萎靡不振,不知怎的,宋慈竟然感觉一点心痛,这是个需要人保护的女孩,可是她现在却有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曦月默默避开宋慈的目光,把手臂从他手中拿开,然后去了WS,然后默默爬上自己的床铺,把头埋在被子里,任凭泪水把自己浸泡。凌海,她想等泪水流干的时候,那么我肯定已经把你忘记。
                          
                          宋慈默默的看着曦月踩着他铺位边上的脚踏板爬上她自己的床位,原来她睡在他上头的中铺;
                          
                          宋慈不知道曦月已经深深的吸引了他,他只是感觉这个女孩身上有一股很浓很厚的忧郁和悲伤,让人心生怜惜,可是她又是那么冷漠,那么的倔强,令人手足无措;
                          
                          宋慈很想掀开曦月蒙在头上的被子,他看见被子微微发抖,他知道她肯定在一个人悲伤,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悲伤;他很想对她说:嘿,girl我们说说话吧;嘿girl你看外面的风景多漂亮;嘿girl笑一笑吧,你的笑肯定能给旅程带来美妙;
                          
                          但是现在宋慈差点脱口而出却是:girl你哭了,我的心差不多也要下雨了。
                          
                          shuit 他咒骂一声:我这是怎么了,别人关你P事,瞎操哪门子心?
                          
                          可是一会他又给自己找了借口:我只是富有同情心而已,而且旅途中大家本来就应该相互照顾,何况她又是孤身一个女孩子。从我上车到现在也没见她吃东西,她这是自我虐待吗?她不懂照顾自己吗?是某事还是某人?
                          
                          火车上很是吵杂,有聊天的有吃东西的有听音乐的,可是对于曦月和宋慈来说却突然都变得寂静;
                          
                          曦月在自己的世界里,那些刻骨铭心的快乐夹着凌海残忍无情的话语,在她脑海里不断放大变小、变小放大。快乐那么短,而痛苦却是那么长那么长。凌海,或者我终究做不到你那么洒脱你那么现实也做不到你那么绝情。
                          
                          而宋慈呢,突然觉得一切都索然无味,没了心情看书,没了心情看窗外,甚至没了心情和对面那些铺位的人聊天。
                          
                          他的心思不由自主的全在曦月身上。他一次次闭上欲张口的嘴巴,我只能说什么呢?我会不会太唐突呢?
                          
                          他努力控制自己不去掀她头顶上的被子:girl你这样让人生疼,girl你这样容易闷坏自己,girl你在被子底下独自忧伤却已经愁了整个车厢。
                          
                          七
                          
                          当曦月坐在宋慈面前的时候,早已是过了火车上的晚饭时间;
                          
                          下午大概快五点的时候,广播里已经播报晚餐提供哪些饭菜了。于是陆续有人去餐车就餐,也有人开始吃泡面。,或者啃上自己带来的卤味和啤酒。整个车厢弥漫着饭香、菜香、麻油味、牛肉味、堪比国宴。
                          
                          人是铁饭是刚。何况坐火车除了聊天,看书,睡觉,发呆,吃东西也是一件能做的事。更多的人是把吃东西当作排除坐长途火车所带来的无聊和乏味。瓜子,水果,干粮,饮料,香烟等等零食多开始粉墨登场。
                          
                          所以宋慈就非常非常奇怪,为什么每个人的胃仿佛都像填不满似的,而曦月却貌似不食人间烟火。
                          
                          等滚动餐车第N次来车厢喊:吃饭了、吃饭了,10元一份,最后几盒了,没吃饭的赶紧买。昭示着:过了一趟,我们不来卖快餐,也没有快餐了;而且时间也不早,我们准备休息了。宋慈终于忍不住轻轻敲了敲曦月的床:
                          
                          “曦月、曦月,你晚上准备吃快餐还是吃泡面?”
                          
                          “哦”曦月终于探出头,两眼就像红肿的桃子,但是神色已经很平静“谢谢你,我不饿”
                          
                          “傻丫头,哪能不吃东西呢?我从早上上车就没看见你吃过东西呢。这样不行,会把胃饿坏的。人是铁,饭是钢,天大的事也抵不上吃饭重要。起来吧,或者先吃点我带来的水果,然后吃点我在超市买的零食。”宋慈注视着曦月,满眼的关心,语气那么温柔,让人无法拒绝。
                          
                          吃了点东西后,曦月感觉自己终于有了生气。一直以为自己会和凌海踏风踩月,却没想到自己和他终将是陌生人,从此他有他的世界,他有他的妻。而自己和他的一段风花雪月或者就如电视里台词所说的:我能预见开头,却不能预见结局。
                          
                          只是没想到自己用全身心爱的人却是伤自己最深的人,对自己最绝情的人。当自己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给予自己温暖的却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宋慈,谢谢你”曦月真诚道谢
                          
                          “不要客气啦。曦月,你该多笑,你知道吗,你的笑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还有人要学会珍惜自己”
                          
                          “嗯”曦月轻轻点头“对了,你到哪下车呢?”
                          
                          “我到终点站哈尔滨,你呢?”
                          
                          “我也到哈尔滨呢”
                          
                          “哈哈,真巧,路上终于有伴了。这样我就不愁吃了睡、睡了吃,无聊就两眼看星星了”宋慈大笑,心里是欣喜欲狂,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那么强烈窃喜的味道。难到。。。。他突然自己对自己不好意思起来。
                          
                          八
                          
                          等到哈尔滨下车的时候,宋慈已经要来了曦月的电话号码,原本他想和曦月在哈尔滨一起结伴游的,可是曦月礼貌的拒绝了,她说想一个人走走,有事的话会和他联系的。
                          
                          所以宋慈也不好意思勉强,毕竟相对曦月对别人的冷漠和疏远他已经是非常幸运了。他知道和曦月相交需要时间,他不能唐突了她,何况她是那么敏感而又脆弱的女孩。虽然他不知道曦月的那些伤心那些忧郁为何,但他猜想肯定和感情有关。这是个有故事又重感情的女孩。
                          
                          细细的叮嘱又叮嘱在哈尔滨自助游注意事项,宋慈终于恋恋不舍而走,他不知道原来自己也会这样唠叨;以前常常会说姐姐唠叨,却原来对一个唠叨是发自内心的关心和爱护!
                          
                          曦月其实不是不知道宋慈对她超于异常的关心!只是经历了凌海后,她不知道这世间还有没有值得放心和放任的感情,这几天她痛定思痛决定把自己包裹起来。经历过感情打击和无情后的女人应该像刺猬:外表可以很强悍,而内心的脆弱软弱只有自己可见,她想:而且也没有任何人可以来伤害自己!
                          
                          而宋慈他那么热情、那么阳光、那么善良,他不应该和自己在一起走,曦月她想,不然自己会把忧伤传染。
                          
                          自己于他只不过是擦肩而过的路人而已。。而我也将继续下一站的漂泊。直至另一个曦月重生,哪怕是老了红颜。
                          
                          九
                          
                          在哈尔滨刚呆了一天,曦月就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宋慈那家伙仿佛来哈尔滨不是旅游的,一天时间不知道他发了N条短信,衣食住行,事无巨细,就差没问:曦月你今天上WS了吗?你几点上WS?上WS有没有不舒服不习惯?
                          
                          曦月哭笑不得于不由的又很难过:凌海,你就真的如此绝情吗?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想我了吗?你就真的放下就放下了吗?然后她又狠狠的骂自己:曦月,笨蛋,醒醒吧。哪怕你再低到尘埃里又如何?你忘了别人对你是怎样冷漠绝情的吗?不过也好,自己和他本来就没有未来。长痛不如短痛。
                          
                          接下来的几天伴随着宋慈的短信,曦月倒也玩的不亦说乎,看冰雕逛太阳岛,吃吃东北小吃,岁月其实如此的静好。
                          
                          那天晚上11点多,曦月洗了澡,坐在被窝里看电视,手机响起短信发来的滴滴声,曦月以为又是宋慈发来的爱心短信,于是微笑着打开短信,没想到入目的却是:
                          
                          “曦月,原本我不打算发你短信的,可是没有你消息终究是放心不下;原谅我对你的冷漠无情,可是为了我即将到来的婚礼,为了我能静下来心来和她好好过日子,也为了你以后能有个美好的未来,我必须这样做,我不想自己太自私,也不想对你对她不公平。我还是那句话,在外好好照顾自己,玩的开心。”
                          
                          竟然是凌海的短信,曦月呆了片刻,突觉心中五味俱全,悲喜交加:
                          
                          “你不想发短信就如我不想回短信!”曦月费了好大的力气终于把这几个字发送出去。
                          
                          “我知道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在外好好玩,别想太多。”看了凌海回的这条短信,曦月的泪突然就这样不受控制的留了出来。
                          
                          “请你别在打了我一个耳光之后再给我根棒棒糖吧,我受不了!!!”曦月痛苦的说。
                          
                          “当我决定和她结婚的时候,我就和你说过,当凌海已经死了,从此你就忘记那个混蛋吧!”看了凌海的话,曦月再也控制不住,她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她狠狠的回复:
                          
                          “是,凌海是已经死了。在和我分开的那个下午。对不起,我一直把你当凌海,是我寡廉鲜耻,请原谅!!”
                          
                          手机那头凌海再也没有音讯,曦月倒在床上哭的撕心裂肺,歇斯底里。终于真正的伤了自己也伤了他。终于两个人从此形同陌路。他不再是她的因,她也不再是他的果。
                          
                          “我们说好决不放开相互牵的手,可现实说过有爱还不够,走到分岔的路口,你向左我向右我们都倔强地不曾回头。。。”手机响起张靓颖的《我们说好的》来电音乐声,曦月全身无力,好久才支起身体接起手机,原来是宋慈打来电话:
                          
                          “曦月,怎么了,我知道你肯定没睡的,我发了你好几条短信,你都没有回呢,呵呵,害我胡思乱想,恨不得跑来看究竟!”
                          
                          “哦,没事,只是累了,刚才看电视睡着了”曦月敷衍,她不想宋慈当心。
                          
                          “是吗?曦月,累了就别多想,养足精神,别影响了游玩心情。”宋慈在电话里沉默片刻,他听的出曦月在撒谎,因为曦月的声音骗不了他,她说话声音有气无力,还带有抽泣声,明明是刚哭泣过。
                          
                          “曦月,其实没有人值得你伤心,爱你的人不会让你伤心”宋慈轻轻的说,其实这几天通过和曦月短信电话聊天,通过曦月的只言片语,宋慈已经隐隐知道她和凌海的事情。
                          
                          那个混蛋,宋慈想,明知道自己给不了曦月未来,为什么还要如此伤害曦月呢?他不知道曦月有多么爱他吗?他怎么舍得曦月难过呢?曦月那么美好那么善良,她值得所有好男人珍惜!若是我,定不肯让她这样痛苦难过。
                          
                          可是,宋慈又想,曦月你会给我机会吗?你会让我一辈子保护你呵护你吗?曦月,只要你给我机会!!!
                          
                          十
                          
                          哈尔滨的行程结束后,宋慈回到上海工作,曦月继续她的下一站。
                          
                          某日,曦月接收宋慈的短信:曦月,你曾经说过爱的最后,或者是微笑成全,亦或者是痛苦遗忘,那么我想问问有没有一种是柳暗花明和真正爱你怜你的人相濡以沫呢?
                          
                          曦月微微一笑:这个傻瓜,真服了他的耐心:哈,有道理,只是和我相濡以沫的人还没有出现吧?
                          
                          “坏蛋曦月,你是故意的,你明明知道有个傻瓜一直在默默的追求你,你明明知道的!请问,你能不能给那个傻瓜一个机会呢?”短信里宋慈气急败坏,这丫头存心让他睡不好觉。
                          
                          “为什么呢?”曦月继续坏坏的问。
                          
                          “因为我爱你,遇见你我就知道我完了,万劫不复,但是我心甘情愿。因为你值得!!!”
                          
                          因为我值得!!!曦月觉得自己心跳加快了。
                          
                          是啊,爱的最后,除了微笑成全,或者是痛苦遗憾,更重要的是有一种相濡以沫!
                        上一篇:六合在线网本身就是一个感悟和成长的过程
                        下一篇:善良待人是六合在线网明亮的招牌
                        采暖指南
                        地暖采暖
                        暖气片采暖
                        六合在线网
                        服务中心
                        售前咨询
                        售后安装
                        终身维护
                        六合在线网
                        工艺标准
                        质量监督
                        产品质量保障
                        常见问题
                        明确需求
                        选择产品
                        节省预算
                        特殊服务
                        维修保养
                        六合在线网
                      六合在线网 | 联系我们 | 诚聘贤才 | 合作方式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7 刘伯温高手心水论坛. All Rights Reserved 津ICP备12004111号-1